<em id="3lflb"><span id="3lflb"><rp id="3lflb"></rp></span></em>

      <sub id="3lflb"></sub>

      <address id="3lflb"><dfn id="3lflb"></dfn></address>

        <sub id="3lflb"><listing id="3lflb"></listing></sub>

        <thead id="3lflb"><var id="3lflb"><output id="3lflb"></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3lflb"><nobr id="3lflb"><mark id="3lflb"></mark></nobr></address>

        <form id="3lflb"><dfn id="3lflb"></dfn></form>

        <sub id="3lflb"><var id="3lflb"><ins id="3lflb"></ins></var></sub>
        <address id="3lflb"><dfn id="3lflb"></dfn></address>

        <sub id="3lflb"><var id="3lflb"><ins id="3lflb"></ins></var></sub>

          <sub id="3lflb"></sub>
        培養行走于世界的中國人INTERVIEWS WITH FAMOUS PRINCIPALS
        來源:國際學校網    作者:訪談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12日

         

        【人物簡介】

        林敏,1957年出生,土生土長的上海人,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哲學系。1982年,先后在斯洛文尼亞和英國利茲大學攻讀碩士、博士學位。1991年,在英國利茲大學取得學位,并在該校工作了3年。后赴新西蘭懷卡多大學東亞系,歷任東亞系主任、校長助理等職。2003年歸國創辦上海西外外國語學校,三十余年,癡心教育。

         linmin21.jpg

         

        滬上名校眾多,但是擁有四千多人辦學規模的學校卻屈指可數。這一次我們有幸約到了上海外國語大學西外外國語學校(以下簡稱上海西外學校)校長林敏博士。

        13年前,林校長在一片稻田里創建了上海西外學校。十二年發展,上海西外學校目前擁有在校生4000多人,700人的師資員工隊伍,就其辦學規模而言在上海可以說是名列前茅的。

         上海西外學校位于松江區文翔路上,寬闊大氣的校門,十幾棟紅褐色的教學樓林立其間,滿眼的學院風撲面而來。

         一如我們之前的想象,林校長頗似一名大學教授,戴著一副眼鏡,有著濃濃的書卷氣息。林校長講起話來沉穩練達,邏輯清晰。嚴謹中不失激越,評述里偶見高昂。

         在行政樓二樓的會議室里,我們開始了本次訪談。
         
        linmin5.jpg
         
         

        董:您個人的海外學習工作經歷,對您創辦西外學校帶來哪些影響和幫助?

        林:首先,我自己是個中國人。我對自己有著很自信的身份認同。我在國內讀完大學,復旦畢業后才出國。接受中國文化的熏染、對中國社會的了解以及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覺得這一塊是我安身立命的基礎。但在海外學習工作的時間也比較長,在國外讀碩士博士,然后教書,差不多二十多年。像我這樣的,國內的國際學校校長里面好像是不多的,所以對于中西方的文化整合方面,我覺得這是我的一個優勢所在。

        如果我是一個以純老外的角度,到中國來辦學,很可能會是相對片面的。畢竟我們培養的是中國的孩子,面對的是中國的家長和環境。或者如果我就是一個中國傳統的校長,會點英語,在國外出去一兩次,我覺得對西方社會的了解和對西方教育的了解,也是有局限的。能看到的也不過是皮毛。我在國外讀完碩士博士后,又在西方的大學教書,做了教授,做了系主任,做了校長特別助理,本科生研究生的課都上,也用英文出了幾本學術著作,也在西方的主流社會摸爬滾打二十年。這些對我的辦學理念、管理模式、其西外的中西融合的課程體系都有著很深的影響。

         
         
        linmin1.jpg 
         
         

        董:是出于什么機緣,您回到中國創辦了西外學校?

        林:因為我是中國人,所以我說有中國非常強烈的身份認同,在國外,是做得蠻好,是個專業人士,過著中產階級以上的生活,可有時夜深人靜,想想總有一種為人做嫁衣裳的感覺,我說回到自己生我養我的土地上,做點自己本行,教育方面的事。

        像西外這所學校,我們從一塊稻田自己辦起來,我們自己投資,把自己國外的房產抵押上籌款過來辦學,從13年前的一塊稻田,到今天的13萬平方米的建筑,近200畝的土地,有4000多的學生,再加上六七百的教職員工,我們是有五千多中外師生,包括七八十名的外教,多元化的中西課程,國內的升學體系,國外的優質教育資源。所以我說很自豪啊,我在國外做系主任又怎么樣呢,做校長助理又怎么樣呢,在自己的土地上,中國人回來還是要做點事。我覺得教育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業,也能夠幫助我們的孩子,將來也幫助我們社會更好的發展,這個可能意義更大吧。我們沒拿國家一分錢,我們自己投資辦起來這所學校。也證明我不僅僅是個書生,說明不光讀書讀的好,真正的做一件事,認真的去做,也能把事情做好。

        二十年的國外經歷,對我的人生發展是一個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們辦這所學校,看看將來我們的學生是不是也能這樣,既能打好中國的根,但又有國際化的視野,又有將來在全球行走的能力。

        上海一共有21所學校是政府認可的、市教委正式批準的、可舉辦國際高中課程的學校,我們是21所學校當中唯一沒有全盤引進西方課程的學校。我們自己做了十幾門近20門的國際高中國際初中的課程,而且這些課程被國外大學全部認可。比如說我們較近幾年,好多學生考進伯克利、紐約大學、賓州大學、墨爾本大學、悉尼大學,考進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幾乎世界各地的名校,都有我們的學生。而且紐約時報、時代周刊(Time)、新聞周刊(NewsWeek)都有到我們學校采訪報導過。
         
         

        董:十年磨一劍,在創辦西外學校的過程中,有哪些事情令您記憶深刻或者說產生過重大影響?未來十年西外學校側重點是什么?

        林:盡管有壓力困難和挑戰,總覺得沒有過不去的坎。教育是個本份活,是一個細水長流的事業。較獨特的感受就是在路上,帶孩子們行走在祖國各種山水人文自然之中,有時候震憾很大。比如說在黃帝陵祭拜中國人的祖先,在壺口瀑布看黃河,在酒泉衛星發射基地、戈壁灘上尋找“兩彈一星”功臣的足跡。

        我們覺得西外十二年,只是剛剛打了一個基礎,建立了一個平臺。立而后建,存而后成。首先要生存下來,一所民辦學校不容易,我們能做到四千多名在校學生,六七百名教職職工,不花政府一分錢。在堅持教育的大環境下,能夠良性循環。這是我們一個小小的成就。

        未來我們還是要靜下心來,踏踏實實的辦學,把自己內涵做好。到較后還是要靠家長的口碑、師資、管理、課堂來決定一個學校所能較終成長的高度。究其根底,內涵建設是一所學校的根本。

        今后十后,我們要做更多的課程改革課堂創新工作。我們要探索未來學校未來教育的發展方向,在這個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做什么樣的課程和你做什么樣的國際化學校是密切相關的。

         
         
        linmin3.jpg
         
         

        董:我的理解是,西外學校未來將重點研發具有本校特色的國際化課程?

        林:不僅是具有本校特色的國際化課程,要研發適合中國學生的真正的國際化課程,比如說中西融合課程。所謂中西融合課程不是全盤引進。不是引進加拿大課程,ALEVEL課程,就是國際化課程,人家只是加拿大課程,是英國的ALEVEL課程。真正的國際化是幾種不同文化,幾種不同的課程整合,是真正意義上的融合。所以說現在很多的國際化課程,只是美國化、英國化、加拿大化。

        西方化不是國際化。國際化(internationalization),是幾種東西融合在一起。我們學過英文都知道,全球化(globalization)那一定是要有中國元素的,還必須包括中國文化及傳承。

        真正的國際化人才是需要很多很高的素質和素養,所以我就想我們的國際化教育要好好靜下心來,要把課程做好。把課堂和活動做好。現在我們的傳統課程存在很多問題,例如高結構高控制。學生跟著老師走,沒有一點自主學習的能動性,包括我們現在很多做國際課程的都是這樣,老師一直在上面講,無非是把中文換成英文,把中文教科書換成英文教科書,中文試卷換成英文試卷,這不是國際化。你的課堂模式是否有變化,你和學生是否有平等的交流和討論,這才是真正的國際化。學生能不能自主預習,學生敢不敢提問題,學生能不能夠參與到整個教學當中去,你的課堂結構要是低結構,低控制的,才能培養有思考和創新力的孩子。

        真正的國際教育是什么樣的?這需要耳濡目染、感同身受、親力親為才好,而不能僅僅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靠讀書和影視而得來。所以我說,這一塊,上海西外學校的國際化教育是有一定優勢的。比如說我們對學生的培養更注重【終生競爭力】和【新素養】這一塊的發展,而不僅僅是把中高考變成洋高考。  

        目前有一些培養機構,只是單純地把學生的Sat、托福考得好,把學生送出去就算成功。這二十年,我在國外碰到太多的小留學生,很多人讀了一年或者二年就回國來了。這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國際教育不僅僅是把孩子送出去就完事,只要考試考得好拿到國外大學通知書就行了,這是不負責任的。

        要讓孩子經歷一些事,比如說我們有行走課堂,我們帶孩子去倫敦去紐約,也帶著孩子去安陽,去井崗山,去敦煌,內蒙,陜北。在路上,做我們的行走課程,做訪問做社會調查,幫困支教。無論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要讓學生有這樣一種不同的感悟和體驗。

         
         
        linmin4.jpg
         
         

        董:您覺得用哪幾個詞能概括西外學校的辦學理念?

        林:開放,包容,創新,共享。

        首先要開放。一所學校在面對多元化的環境,特別是面對未來的世界全球化的世界,一定持開放的心態。中國教育較大的問題是傳統和保守,只有開放了,才能把好東西引進過來。

        包容很重要。不要覺得自己的東西是較好的,一定要容忍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意見,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包括對你價值觀的挑戰。比如說我們一直強調師生平等。我們說一個六歲的孩子和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師在人格上是平等的。

        在我們中國,是比較重視師道尊嚴的。有一些校長很享受師生都要怕他的感覺,我就不是這樣,我覺得干嘛非讓人怕你才能把事情做好。我就是說要包容,要容忍不同特色的老師和學生在這個學校里,有他們的一席之地。這對我們傳統的管理模式,對傳統的校園文化其實是要有一種挑戰的。

        有的學校是一刀切,這樣的學校很好管理,但這樣的學校是沒有生機和活力的。我們很多新課程都是不同的老師做出來的,我們的外教都很有特色,不同的想法匯聚,會帶來別樣的色彩與天空。

        還有就是我們的創新機制。開放包容的目的就是創新,不斷去創造新的知識體系。在這么一個變動的世界,在一個不可測的未來里,不創新不行。創新是一種教育理念,創新是一種生活方式,創新是一種習慣,創新是我們的老師和學生每天必須面對的實踐與發展。

        我們要有共享。學校是一個共同體,是一個社區,社區是一個合作分享的平臺。情感要分享,理念知識要分享。困難要分享,包括以后成果也要分享。

        開放創新包容分享在未來的十年里要真正的落地,學校的核心競爭力就出來了。國際化就是讓我們的孩子有這種基本的理念思想氣質。創新的能力,分享的精神,包容的心態,能跨文化溝通交流,能說這個人不是較好的國際公民嗎?

        這就是今后十年我們學校的目標,不光是把學生送到美國英國較好的學校,也是要讓孩子具備這樣的基本素質。

         
         
        linmin2.jpg
         
         

        董:目前,國內很多民辦學校都已經或正在進行著國際化學校的升級與改造,紛紛引進國際課程或者直接和海外院校合作。您如何看待這一波民辦學校的國際化浪潮?

        林:中國的民辦學校,有幾種類型,比如說上海的,一種是基礎教育做得很好的,扎實的,中高考升學率比較高的學校。第二種是國際化教育,占大多數。包括在北京,也有很多比較開放式的學校。

        將來的民辦學校,會越來越多走國際化這條路。隨著公辦學校教學質量不斷的在提高,會做得越來越好,資源很多,政府支持。民辦學校在基礎教育的空間會越來越小。而且公辦學校不可能大力全面放開發展國際化教育,這也給了民辦學校一個機會,從這點說是有道理的。

         
        linmin13.jpg
         
         

        董:有人認為,公辦學校是應試教育,國際化學校是精英教育。您贊同這種說法嗎?

        林:中國的社會階層流動是一個大問題,我們做教育是要有一點社會責任感的。要讓社會發展均衡,這是教育當中很重要的一個功能。我是不太贊成把國際化教育做成小部分精英式教育的。精英教育會固化階層,我們的社會還是要強調平等公正的。中國社會太大,公平公正做的不好是有可能會要流血的。

        教育具有較強的社會功能,真正的精英實際是要平民化的。不能說喝紅酒、打高爾夫、坐頭等艙的就是精英。真正的社會精英不一定是站在食物鏈較頂端的,能夠把社會的各種階層及大眾利益放在自己的視野胸懷里。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社會精英。精英的立足點是社會的大眾底層民眾,要了解他們的生活,能分享和有社會責任意識!太精致化,貴族化學校培養出來的精英,未必能夠真正了解這個社會。精英教育好多是培養高高在上與社會脫節的感覺,不一定能和這個社會同甘共苦,能帶領這個社會朝著更健康,更均衡的方向發展。

        精英經常被人誤解,真正的精英是一種能夠奉獻能夠分享的一批有知識有文化有能力的,能將小我與大我融合聯結的人,這才是精英。

        所以我們說西外學校絕不能變成一個貴族式的小眾精英學校,將來我們要給孩子建立獎學金,讓更多貧寒子弟能加入到這個學校,也能享受優質的國際化教育。我們培養學生氣質要貴族化,意識要平民化。所以每次我們都帶著學生行走,去安陽,去山區,去西北,去敦煌,去戈壁灘,每次去我們都要到當時留守兒童學校,去交流去支教,每次我們都要和當地的學校共同分享。就是讓學生真正的了解認識思考,中國社會發展的不平衡。讓我們孩子有同情心,有善心,有責任感,有換位思考的能力。一所好學校,是一個異質多元的家庭。每一個人格是平等的。沒有理由瞧不起彼此。這種意識的培養很重要,國際化教育是培養一種真正平等和互助及分享意識。

         

        董:通過談話,我們了解到您是一個有胸懷有情懷有眼光有擔當的中國新一代國際化校長。您的很多觀點都令我們耳目一新。

        林:我的這樣一些想法是和在國外的一些經歷有影響的。

        世界慢慢會走到一起來,有些好的東西一定是要分享。例如平等意識尊重意識。中國的教育問題不僅是引進西方課程就能解決的,引進的應該是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包括人與人相處做事的方式。 
         
         
        linmin7.jpg
         
        結束了這次訪談,林校長又開始了他的日常工作之中。看見他坐在一群外籍教師中間,熟練的用英語探討布置教學工作,我們覺得,這才是一個國際化學校校長本應擁有的樣子。這才真正做到了“中國靈魂,世界眼光。”
         
             下樓時,在行政樓一樓大廳看到學生們正在搞一個“春暖花開”的主題展覽,五彩繽紛,很是熱鬧。在拐角處看到有一幅西外學校十年校慶時的學生獻禮作品【西外十年賦】:

           譽滿申城,有校龍騰。育人為本,西外是名。清幽校園,靜攬茸城秀美。大氣門庭,虎踞文翔形勝。南接金山,北達嘉定。五千師生,聚英才于滬上。十傾方圓,育學子共爭鳴。

              征塵林下,志高敏同。復旦風骨,海外歸英。乙酉創業,篳路深坑。年知天命,由稻田而啟程;鬢角崢嶸,懷家國而縱橫。軒轅祭祖,敦煌采風。壺口觀瀑,戈壁星空。攜學子行讀華夏,同疾苦體閱民生。

              創新共享,開放包容。平等公正,傳大道于千燈。公民意識,澤萬物于蒼穹。今植幼樹,明日鯤鵬。煌煌天驕種,他朝世界逢!

             松江之水,波去濤生。佘山之木,葉綠青蔥;百年大計,十載有成。西外之風,薪火永恒。

         
        xiwaishinianfu.jpg
         
           
           大哉人也,誠斯言也! 這也確是對林敏校長較形象的刻畫。
         
         
         
         

         (國 際 學 校 網    董宇成)

         
         
         
        本頁二維碼(手機瀏覽請掃描)

         zgmxzft.jpg   linmin9.jpg

         

        來源:國際學校網本頁網址:http://www.xieheshengwu.cn/huodong/fangtan/196832.html
        育龍國際學校網 2010-2020 滬ICP備13002341號-19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